“调”做加法 “诉”做减法

时间:2021-12-27 来源:人民法院报

  “网上就能调解,立马司法确认,真是方便高效!”11月30日,在广东省广州市黄埔区人民法院诉调对接工作室内,特邀调解员姚建华通过在线纠纷多元化解平台,远程调解了一起机动车事故责任纠纷,原告邓某不禁发出如此感叹。

  近年来,黄埔区法院把非诉纠纷解决机制挺在前面,在关口前移、柔性司法、类案专调等方面,寻求解纷止争最优解。今年前11个月,黄埔区法院诉前调解案件17222件,分流同期一审民商事案件近五成,调解成功率达68.1%。

  “前移+延伸” 构筑解纷防线

  “法院吗?我们接到工人投诉,有一批涉及40余名工人的劳资纠纷需要协助处理……”今年5月31日,黄埔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永和中队罗队长给黄埔区法院多元解纷中心打来电话。

  “矛盾纠纷隐患就在那里,不从源头解决,到头来还是进入到法院。”多元解纷中心把任务派给法官刘丽娜,她在调解劳动争议案件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刘丽娜立即和特邀调解员一道前往街道,开展调解工作。

  原来,广州某电子厂因资金周转、经营困难等原因,自今年2月起一直拖欠工人工资未予发放。“我们打工容易吗?都3个月没发工资了,再不发……”调解现场,工人对工厂厂长的不满情绪不断高涨,双方剑拔弩张。

  为避免劳资双方矛盾激化,刘丽娜与特邀调解员对工人与厂长分别进行“背对背”调解。

  “工友们,工厂拖欠你们工资确实不对,但不管是想离职,还是想留下来,都要依法维权,也给厂方一些时间筹款。”刘丽娜做通了工人的工作。

  “厂方会想尽一切办法满足工友的诉求,先分期发放工资。”厂长向特邀调解员表示。

  仅仅一天,厂方就与工人签订了工资发放协议,法院当场进行司法确认,20余名工人同意继续留厂正常工作,剩余十余名工人按照正常程序办理离职。6月底,拖欠的全部工资60万元均发放完毕。

  据悉,黄埔区法院与司法局、劳监所、住建局等区内15个单位、9个街道建立了常态化联系机制,通过走访座谈、通报典型案例、设立法官联系站等方式,主动将司法为民触角延伸至街道、社区,致力于从源头化解矛盾纠纷。

  今年6月30日起,该院还联合区内十余个部门,常驻社会综合治理服务中心,定点定员为群众提供法律咨询、立案登记、诉调对接、涉法涉诉信访登记等工作,实现社会治理资源从物理整合到有机融合,进一步构筑纠纷化解防线。

  “温情+联动” 调和家事矛盾

  午后的阳光温暖和煦,看着女儿与其他小朋友无忧无虑地在公园里嬉戏玩闹,外来媳妇阿燕的脸上也露出温柔的笑。然而一年前,她还在为如何给女儿提供更好的成长环境发愁。

  阿燕与阿光于2020年7月经黄埔区法院调解离婚。离婚后,阿燕一直与父母同住,没有工作,独自抚养女儿。女儿一天天长大,老人需要赡养,经济日渐拮据。

  2020年9月,阿燕与阿光婚后重建的房屋面临拆迁,双方在财产分割上却产生了分歧。无奈之下,阿燕向黄埔区法院起诉要求分割涉案房屋。

  “很多家事案件判决很容易,但要达到案结事了的效果,温情调解是很管用的一招。”该案经办法官徐桂春说。

  欲断家务事,还需善断人。为了促进纠纷圆满化解,徐桂春邀请了基层拆迁纠纷调解经验丰富的特邀调解员梁灿成参与调解。

  “阿光,我们不看大人看孩子,咱们是不是也得考虑你们女儿以后的生活?”梁灿成劝阿光眼光要长远,多为女儿着想。

  “阿燕,假如你有一套房出租,也不能保证一年四季不间断有人租吧,你要求的租金补偿是不是可以降低一点?”梁灿成让阿燕换位思考。

  结合民法典的规定,徐桂春与梁灿成促成双方达成调解协议。

  民生福祉千钧重,定分止争万家和。针对辖区面积较大、村规民俗多等特点,黄埔区法院依托辖区4个派出法庭和特邀调解员,广泛吸收宗族长老、婚姻情感专家、青少年心理辅导员参与家事调解,通过联动为家事纠纷化解注入更多“和”的力量、“美”的元素。

  同时,自2019年开始,该院就与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签订合作协议,邀请专业社工联动参与家事纠纷诉前调解、诉中调查、诉后回访帮扶以及心理疏导、婚姻家庭观教育等工作。

  近5年来,黄埔区法院共调解家事案件2651件,共有1069对“冤家”握手言和。

  “模块+专班” 集成化解类案

  “我们以为买了曲库系统,就不用再单独购买版权了。有了这次经历,我们今后一定规范经营。”今年4月2日,某KTV老板秦先生因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放映他人音乐作品,被诉至黄埔区法院。

  黄埔区法院在审判实践中发现,此类案件一般标的额较小、事实清楚、诉求多样,进入诉讼程序耗时,后期还可能需要强制执行,严重影响版权拥有者权益的兑现,而且这类纠纷大多不存在无法调和的原则性分歧。于是,该院将这批案件导入知识产权诉调对接工作室,邀请特邀调解员石瑞兰对案件进行调解。

  通过与原、被告进行沟通,石瑞兰很快促成双方达成KTV公司赔偿9600元的调解协议。这批案件仅用了6天便被成功化解。

  “针对KTV类知识产权侵权案件,我们有模块化的调解方案,由专业特邀调解员与专业知产法官组成调解专班,能快捷高效化解这类纠纷。”石瑞兰说。

  今年前11个月,该院受理了9380余件歌曲类侵犯著作权类案件,其中近五成由这个专班通过模块化方法调解、撤诉结案。

  案件模块化、分类型设专班,使得调解质效显著提升。据悉,黄埔区法院先后成立知识产权、医疗纠纷、道路交通、旅游纠纷、物业纠纷等7个专业调解室,选聘离任法官、律师、心理医生等来自社会各个领域的46名特邀调解员、7个特邀调解组织,分类化解各类矛盾纠纷。

  “下一步,我们将继续推进多元解纷建设,将更多纠纷化解在诉前,让案件数量往下走、质量往上升,切实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该院院长杨铭表示。(吁青 李雪)

今日传媒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2021036778号-3